京都红叶攻略:唐韵和风红叶狩,一场色彩的修行_日本

12月

京都红叶攻略:唐韵和风红叶狩,一场色彩的修行_日本

京都红叶攻略:唐韵和风红叶狩,一场色彩的修行_日本
京都红叶攻略:唐韵和风红叶狩,一场颜色的修行 樱花、红叶,日本两大颜色的盛宴,春天的樱花季与秋天的红叶季,京都处处是颜色的海洋。尤其是那些日本陈旧的寺院、神社和天守阁,配上粉色樱花和炫丽红叶,更有唐韵和风的雅。在日本,赏樱花称为“花见”,赏红叶却叫做“红叶狩”,既是故事也是前史。在枫叶似火、金色婆娑的红叶季,去关西红叶狩,看望了京都和城崎的古寺院,品尝日本红叶狩的传说,体会视觉上的冲击与心中的震慑,似乎是一场颜色的修行。 世界上并不缺少红叶、樱花欣赏地,但缺了京都的这些陈旧的寺庙,和那些有前史的院子,便少了点滋味。去了许多次日本,简直都是在关西赏樱花、观红叶,本年京都的红叶来得有些晚,大部分的红叶还没到最佳的欣赏期,所以要点寻觅京都那些偏僻而又没去过的寺庙,再来一次红叶狩。京都红叶狩的线路包含三千院、琉璃光院、光亮寺、善峯寺、禅林寺永观堂、南禅寺之外,还有岚山的常寂光寺、天龙寺,城崎的温泉寺。 红叶狩的宿世此生 京都的古寺庙和有前史的院子多受我国唐朝的影响,公元800多年的时分,热爱我国文明,又精于乐律、诗篇和书画的嵯峨天皇神野大推“唐化”,从礼仪、服饰,甚至皇家殿堂的建筑等都学习效法唐朝,其时日本寺庙和其他建筑风格与款式简直是我国唐朝翻版。后来跟着日本本乡文明的开展,形成了日本的国风文明,但京都的寺院却是将唐朝的文明与建筑形式传承得更完好,京都红叶狩就有了“唐韵”与“和风”并存的滋味。 深受大唐文明影响的日本的寺庙,为什么不栽培比较精致的松、竹、梅,而更喜爱于颜色浓郁而又美丽的樱花和红叶呢?其实,前期的时分,日本的皇室也喜好梅花,宫殿院子与寺庙里都是以栽培梅花为主,而嵯峨天皇和与次子仁明天皇却喜爱樱花,贵族们也争相效法,后来的丰臣秀吉都热爱樱花,民间也开端流行赏樱。 公元794年,日本首都从奈良迁到京都,开端了安全年代,其时相当于唐朝中晚期,受唐朝盛行的释教露台、密教两宗影响,日本也在深山中建筑寺院,以出生静修。安全后期,释教净土宗流行,倡议人是空也,便寄予于来世。不管哪一宗派,寺院表里都会栽培花草,坚持院子的喧嚣与高雅。而贵族们喜爱樱花和紫藤等各种花卉,春天的樱花能够抒发于“樱花祭”的感伤,但在秋天的时分,却没有这些花卉,无法寄情于花草,“户隐红叶”的孤寂与苍凉却无法安放。 秋天,阔叶林的树叶最容变红,而日本具有26种阔叶林,是世界上落叶阔叶林种类最多的国家,还蓄有10亿立方米阔叶林,所以日本红叶是密度最大的。幕府的江户年代,赏红叶成为一种跟赏樱花相同的时髦。枫树不同于樱花,并不合适院子欣赏。红叶虽能够种于院子,但株数少了缺少气势,想看有气势的红叶,需要去山野。每年的秋季,贵族们骑马坐牛车去京都郊野赏红叶,布衣则步行上山看红叶,人们更像是打猎般去获取颜色,所以赏樱花叫“花见”,而赏红叶天然则称为“红叶狩”。 红叶狩还有一段悲情的日本宫殿前史。公元937年之秋,一名才色兼备的日本佳人吴叶,因通晓琴棋书画,得宠成为清和天皇之孙源经基的侧室,当她怀孕时源经基的正室却病重,比叡山的高僧认为是吴叶施了咒术,就在红叶季,吴叶被流放到信州?户隐山,被称为“户隐鬼女”,最终她被冷泉皇帝派兵杀死。红叶狩只能远观而不能近看,由于传说枫叶都是被户隐鬼女之血染红,每逢看见红到发黑的树叶,要防范户隐鬼女会再现,这段前史被编成戏曲《红叶狩》,广为流传。 红叶狩并不只限于欣赏赤色的枫叶,而是泛指欣赏秋天变色的阔叶林树叶,或许是红叶,或许是黄叶,听说东福寺种的有从我国带到日本的枫树,秋天会变成黄叶。而与赏樱不同,红叶狩更多的是山野之中。在日本江户年代,贵族们喜爱带来午饭和酒水去郊野寺院,拉起窗布欣赏窗外的红叶,并非出于信佛,而是隐晦文明的精致。更有奢华的是搭船漂流观红叶,船上还配吹打之士。三年前去京都郊野的嵯峨野,还看到有人坐船游保津川峡谷看红叶。 京都红叶狩的当地许多,有的在闹市区,有的在天然山野,每处红叶狩都有自己的特征,但总少不了与寺院相伴,红叶与寺院似乎是相映成辉,无法别离。每年的红叶季,京都各寺院的红叶红得都有先有后,一般偏僻的山中先红,然后是市区的喧嚣之处,温度的凹凸,也决议红叶狩的期限无法固定,而这种不确定性也给了游人更多的等待。 禅林寺永观堂 永观堂是日本净土宗西山禅林寺派的总本山。安全年代初期,弘法大师弟子真绍僧都创立禅林寺,寺内收藏“回忆阿弥陀佛”,是一尊稀有的回忆佛像,但制止摄影。永观堂是京都红叶狩的首选之地,由于很近,所以也是游人最多的当地,1000円(64.2元)门票仅次于琉璃光院。假如想在京都快速打卡拍最多的红叶,当然非永观堂莫属。不过我个人总觉得永观堂的红叶红得有些暴力,毕竟是曾经是私家院子,红叶树木栽培的较多,差劲于善峯寺的天然。永观堂里有讲经的讲座,惋惜游客很少进入,不明白日语的也无法听懂。交通线路:京都站动身,京都站前乘坐5、57路巴士,在南禅寺永观堂道站下车,步行3分钟;也能够京都站前乘100路巴士,在东天王町下车,步行5分钟。 南禅寺 瑞龙山和平兴国南禅禅寺,是日本临济宗南禅寺派的大本山,买票进入进门的南禅寺三门城楼,能够俯视南禅寺的全貌,而最值得观赏的是天授庵,红叶盘绕整个寺院和池塘,能够坐在禅堂前,来个红叶狩的静思。里边还有一个疏水的水渠,是琵琶湖引水的水渠之一。进大门不必买票,可是天授庵等几个院子均各需500円(32元)的门票。线路:就在永观堂近邻,步行几分钟就能够抵达,主张先到南禅寺,再去永观堂。京都站动身,坐地铁到蹴上站,出站后步行约10分钟。 琉璃光院 京都的琉璃光院,只因美到窒息的景,即便最贵的门票,仍然引得很多游人蜂拥而至。在寺院里誊写经文,在禅堂默坐看红叶都是最值得做的工作,惋惜小小的禅堂,在里边摄影每时每刻都是人墙。每年只对外敞开两次,一次是为了春天的“绿”,一次是为了秋天的“红”,假如你要问我是什么时分,我也不知道,由于每年寺院会在自己的网站发布时刻。2000円(128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从京都市内河原町或JR京都站动身,乘坐京阪本线,到结尾站出町柳站,换乘叡山本线往八濑比叡山口方向的电铁,到八濑比叡山口站下车,全程大约40分钟。也能够依照三千院的线路,在京都站乘坐17路大巴抵达。 三千院 三千院是日本露台门迹寺院之一,1200年前史的古寺庙,堀河天皇的皇子曾经是寺第十二代掌管,后来的掌管均有皇族血缘,是日本的皇家寺院之一。三千院是个很大规模的寺,有往生极乐院等几个寺院组成,三个均需独自买票进入,但人们主要是旅游往生极乐院。往生极乐院能够买一碗抹茶配红豆糕,坐在禅堂前地板上红叶狩,别的还有免费的金箔不动茶供给,里边居然真的有金箔。往生极乐院700円(50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京都站动身,在京都站前C3乘坐巴士17路大约68分钟,到结尾站大原站下车,然后步行10分钟;别的能够坐地铁至世界会馆站,转乘巴士19路抵达大原站下车,全程大约50分钟,步行10分钟。 光亮寺 長岡京光亮寺是西山净土宗总本山,是京都近千年前史的一座陈旧寺庙。最美的当地是进门和出口各有一个药师门,一个白色的两开帘幕,离隔的参道,整个参道两旁满是红叶。SONY BRAVIA的宣传片在这儿摄影,惋惜咱们去的时分,参道上红叶没有全开。光亮寺也是京都红叶狩较远的当地之一,简直难看到我国游客,光亮寺到了下午四点就不卖票了,寺庙平常是不收费的,只要在11月16日到12月8日红叶季才收门票,500円(32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京都站动身:乘坐JR普通车抵达长冈京站下车,转乘巴士长岡京线22号抵达光亮寺站,全程大约40分钟。 善峯寺 善峯寺是此行中我独爱的寺庙,站立山顶可俯视京都全城。陈旧的寺庙里有一棵“游龙松”,有六百年的树龄,被称为日本榜首松,松树整个树干是躺在山坡上,左右各扩展开好几米。善峯寺的整个山头满是红叶,与寺庙相辅相成。善峯寺供奉的是观音,但有个药师堂,供奉药师如来,寺庙里的石柱上,写着神经痛腰疼来这儿请求。惋惜善峯寺路途遥远,仅有一路公交车,即便是日本游客都屈指可数,500円(32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京都站动身:乘坐JR普通车抵达向日町站下车,转乘巴士66路坐到结尾站善峰寺下车,全程大约70分钟。66路从善峰寺开出的末班车为15点20分,错失的话只要叫计程车。假如从光亮寺走过去,全程5公里,可步行或许计程车前往。 天龙寺 天龙寺坐落京都岚山,是临济宗天龙寺派大本山,前史可追溯到日本南北朝年代,1339年室町幕府大将军为已故的后醍醐天皇超度亡灵而制作,在很长一段时刻内,天龙寺为京都五山之首。寺庙里最特别的是叫“筛月”素食馆,居然被米其林所引荐,价格虽不贵,但需要在天龙寺网站提早预订。500円(32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电车:京福电铁岚山线在“岚山”站下车;巴士:市巴士11、28、93路到“岚山天龙寺前”下车,京都巴士61、72、83到“京福岚山站前”下车,然后步行十几分钟。 常寂光寺 岚山常寂光寺是京都嵯峨野的日莲宗的释教寺院,原是安全年代的贵族藤原定家的私家山庄“时雨亭”,十六世纪末改为释教寺庙。“常寂光”出自佛典,意为阿弥陀佛所居的净土,乃是释教的抱负地步。并不是京都岚山名望最大的寺院,而它却是游客最喜爱去的当地,由于寺庙里有岚山最让人流连的红叶秋色,有人说它是“藏在山中的佳人”。 城崎温泉寺 当京都的红叶没有悉数敞开的时分,就去了城崎泡温泉,泡了陈旧的温泉出来,就看到了温泉寺。温泉寺分了三个部分,山脚下的药师庵,半山腰的温泉寺本馆,山顶上的温泉寺奥之院。有缆车直达山顶,还能够半途下车去半山腰的本馆。在山顶拍到了双彩虹和星星点点的红叶,惋惜山上红叶也未红,不然会会是漫山红遍。温泉寺不要门票,但假如坐缆车上山,900円(57.6元)的门票。交通线路:京都站动身,乘坐JR开往城崎温泉方向的特快火车,全程144分钟。假如错失每天3班的直达火车,其他火车需要在半途换车,花费时刻3-5小时不等。城崎温泉外有免费巴士可搭乘到下榻的酒店。 颜色的寻求,也是人的一种愿望,而寺院作为一个隐世灭欲之所,本应该与此是势不两立的,而实际中,正是这两种冰炭不洽的事物相伴相生。或许,红叶便是给看空之人精神世界的一种补偿,或许是对山人的一种锻炼。不管对谁,都是一场颜色的修行。 ?请点击播映我拍的京都红叶视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